7.0

2022-08-31发布:

邪淫女神的蜜味

精彩内容:

星期日早晨。

涼子伸了伸懶腰,想著剛才自己在夢中的情景覺得余溫猶存,心中蕩漾著春情。

她想著想著臉紅了起來,她的下腹的兩腿之間似乎仍有著濕潤潤的液體殘留在體下。

她伸直了身體望著自己兩腿間的東西,那雞巴真是太迷人的性器官了!

她想著想著便用手指從自己的兩腿深處的部份滑了進去,那裏還有夢中殘留下來的精液。

夢境真是太美了!

草地上有個女人坐在那裏,一群英俊的男子圍繞著她,一個個都在傾慕著她。

她命令所有的男士脫下了褲子,看看誰的陰莖最令她滿意。

這樣看還不過瘾,要每個人使出十八般武藝來爲她服務,有的吸吮她的乳頭,有的則親吻她的耳朵,有的用手指玩弄她的洞穴。

那個女人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有個男人用手指去扣弄她那花瓣凹陷的部份,弄出了一些些的汁液沾著陰毛。

那個男的用鼻子去聞指尖的東西。

他嗅到了一種奇異的味道。

瞬間,那個女人聞到了男男女女的由于歡愛而産生的各種體味,酸酸又腥腥的。

涼子想著想著不禁苦笑了起來。

最近,涼子因爲有好多個男人不斷地對她獻慇勤,覺得有一些苦惱和心中憂煩。

一個叁十二歲的女人,當人家的後母,這樣的條件居然還能讓這幺多的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真是不可思議的事。

涼子覺得數十年來,一個叁田材家的大擔子全部背負在她的身上了,這個二十歲的姑娘,如今也渡過了叁十二歲了!

她想起了和以前那個戀愛的男人分別也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了!

當時她也有這種女性的生理需求的因擾,渴望能達到肉體上的滿足和男人的慰藉。

但是當時她與男友交往時,她曾經堅持著不讓男友侵犯自己,但是由于一種人性的本能,使得她的心由于肉體上的強烈需求而開始産生動搖了。

她的男友在求婚將近的階段時,就時常對她做各種性的挑逗和刻意地安排一些能吃她豆腐的事。

涼子當時是在短大念二年級。

那年的春天。

涼子認識了一個S市大學的專任講師亞紀。

她與這個叁十歲半的男子談起戀愛來了,她墜入了愛河,十分地浪漫與甜蜜的戀愛。

他們一起在圖書館碰面,共同研究功課,興趣又能相投和,而兩人之間也很快地發展爲男女朋友的關係了!

但是在他們相愛的叁個月後,亞紀他在暑假休息期間必須回去他生長的故鄉--銀座,二個人在漫長的二個月的暑假裏都不能見面,相思之苦是難忍受的。

于是亞紀建議說:「涼子暑假期間去渡假好嗎?」

當時在城迹公園很幽雅浪漫迷人的環境下,涼子也迷迷糊糊地允諾了。

當時涼子決心要跟著亞紀,她想要將來能夠和他結婚。

但是父母親對于涼子的這種行爲感到很不滿,雙親對于涼子這種不檢點的行爲不停地搖著頭。

涼子的姐姐雅子的意思是,跟一個再好的男人出去都會有意想不到的後果,這是她的經驗之談!

出發的當天,雅子很沉重地說:「這是件會讓你後悔的事,我希望你絕對不要做出令你將來終身遺憾的事來!」

說完了之後就送涼子出去了!

大姊憂心地送走了涼子之後,想不到自己的孩子將來就成涼子的養子了!

涼子和亞紀兩人從S市的車站坐電車往名古屋去,再更換特別電車到鳥羽,經過鳥羽到了伊勢志摩的賢烏直直過去。

正午時,他們到了風景優美的英虞灣。

二個童心未泯的大孩子在養殖真珠貝的彎內遊泳著,遊累了就爬上了竹筏去休息。

二人都希望著這種相互在一起相處的時光,能夠永遠地停留住,永遠在一起過這樣愉快的生活。

「嘿!去租借水上轉輪船!」

「二人的嗎?我不大會操作哦!」

「沒關係,跟著我,我來操作,我們在海灣裏迴旋繞一周吧!」

「哦!好棒哦!我贊成!」

二人便租了船,在灣內乘坐著遊玩。

隔不久後,午後的太陽照射在二人紅通通的臉上,太陽從那聳立直角的懸崖下面垂落了。

余波照在那灣內的水面上,再加上灣畔樹影姣好的松枝,十份地美麗。

二人坐在船上,取出了飲料,互相交換著飲用,好像從來沒有這幺快樂過。

一種特別的愛意自二人中再度升起,亞紀抱著涼子的肩膀,涼子瞬間感覺到,原來就是愛--戀愛的感覺。

亞紀問著涼子是否愛他時,涼子羞赧地說著「愛」時,亞紀便忍不住地緊緊把她抓住了!

他把嘴唇重重地壓住了涼子的嘴唇,享受一種甘美香甜的味道,他巧妙地把舌頭插進了她的口中,把唾液送入了她的口中。

涼子也感覺到那股溫熱的口水貫入了自己的口中,而吞下後又把自己的唾液送回亞紀的口中。

亞紀張開了雙臂把涼子壓倒在地,她身上穿的T恤也被他拉了起來,露出白色的皮膚,涼子根本無力反抗。

那個男的用手覆蓋住那個女人火熱熱地乳房,並且揉弄著她的乳房,搓揉著、愛撫著。

他用嘴唇愛撫著她的身體,她的全身像是發燙了一樣,下腹部的女陰部也像是要溶掉了樣。

亞紀不時地在涼子的乳房上愛撫著,那個女人受到這樣長時間的愛撫,她也禁不住地伸出了手去碰觸男的!

她的手往上不斷摸索,好像碰到了一個硬硬的肉塊,她壓了一壓。

「哦?你也想要碰我嗎?」

亞紀在涼子的身邊,無意識地細語著。

他脫掉了涼子的短衣,摸著她那十分敏感的部份,使得涼子像要燃燒了起來一樣。

他把她的乳頭含在口裏,又用手指輕輕地在她的身上滑動,那個女人受到了強烈快感的感染,動了起來。

但是亞紀強壓住了她的腳,她的雙腿也逐漸地因爲亞紀的手指在其間不斷滑動而自然地張開了。

那漂亮的處女乳頭也因爲男人的舌頭不斷地舔著而愈來愈硬,一種帶著疼痛的快感湧了上來。

亞紀的手不斷地在涼子雪白的大腿內側撫摸著,並且想著她腰下面的那粒肉丸子。

涼子閉著雙眼,她感覺到自己陰部的中心部份有點疼痛。

亞紀此時跪在涼子的前面,涼子仰著頭面向青色的天空,因爲陽光耀眼眩目而閉起了眼睛。

這個男人將涼子的腿左右地打開,當他看見了眼前一片未墾之地有一種想侵佔她的純真的深切慾望。

對于涼子來說,那是一種一輩子也難以忘懷的強烈感覺。

「啊!」女人發出了一種歡樂過度的聲音,那聲音響澈了整個英虞灣的天空。

那是亞紀用舌頭沿著涼子的鼠蹊部滑行,慢慢地滑到了她女性最敏感的那個凹陷的肉芽部份。

她因爲舌頭帶給她極大的快感而像在哭泣一般地辍泣嗚咽了起來。

她的下半身完全被他的舌頭佔領了!

「打開一點!」

他那像是有魔法般的權威感的聲音命令著涼子,使得涼子不得不迷迷糊糊地服從他。

涼子打開了她的大腿,亞紀的舌頭觸到那從未開墾過的陰唇內部。

他的舌尖在上邊打轉著,這種淫亂的感覺,令涼子的肉膜間湧出了如洪水一般的蜜汁,舌頭摩擦著流出來的甘甜汁液,發出了一陣陣淫蕩的聲音。

涼子聽到了,她的興奮也高昂了起來!

「啊…啊…啊…」

一種爽快得將要死去的感覺,強烈地侵襲著她的身體各部位!

這種特別的感覺,對涼子來說,真是遠超過以前自己用手指去手淫所産生的快感。

如同在深深的沼澤中無法自拔一樣的涼子,陶醉在這前所未有的經驗中。

「哦…快死了…」

那種快要斷氣一樣的絕望侵襲到涼子的全身,亞紀則觀賞著這眼前的女人,那種簡直快虛脫的樣子,也令他激起了無限的興奮之情。

涼子終于睜開了眼睛,她望著在自己腿間,屈膝跪立的亞紀,他那男性的下腹部!哦!天啊!這是她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

一根挺立的肉棒子,聳立在男人的兩腿之間,真難以想像,這種東西居然會長在男人的身上。

「哦!實在太恐怖了!」

「很恐怖是嗎?可是當他插進你的身體時,你會爽得叫出來的!」

亞紀的臉像抹上了油一樣,十分地光亮,亞紀的棒子此時也濕潤了,他望著裸身非常地興奮。

涼子望了一眼亞紀裸露的上身,她也瞧見了亞紀那種興奮的模樣,她覺得好害羞,閉上了眼睛。

一種熱熱又硬硬的東西在涼子的秘口附近搓揉了起來,這使得涼子全身緊張了起來!

涼子的全身緊張得發抖了!那硬硬的東西還是一直在她的下半身龜裂那兩片肉膜上摩擦著。

她的心情是又緊張又好奇!又有一股溫熱的汁液從她的身體裏頭湧了出來了!

「啊啊…啊…啊…」

涼子知道自己不應發出這樣淫蕩的叫聲,但她已是無法控制自己了!那硬硬的東西愈來愈近了,好像在尋找什幺東西一樣,它一直往涼子的兩腿間鑽進去。

「我是大丈夫…現在就要讓你嘗嘗大丈夫的味道是什幺樣子!」

涼子像是在夢中聽到了亞紀的這些話。

突然間,那硬硬的東西居然用力插破了涼子的肉膜,深深地插進去那塊神聖的處女禁地。

「哦?痛…痛哦…」一種痛苦難挨的感覺貫穿了涼子的全身。

「好痛…好痛…」涼子已經完全沒辦法抵抗這種侵略的行爲,她只有好奇地接受。

「完了嗎?啊!」

「涼子,你的洞是完全沒有人進去過,會很痛的,痛完了就會很爽的!」

亞紀說完了便將腰舉起,扭動著腰身,在涼子的洞內猛烈地插送進去!

涼子的洞口的疼痛已經有點減輕了!

那痛苦消失了一點,那逐漸有點爽快的感覺便又增加了一些。

這種又要複活的快感慢慢地傳到她的全身,亞紀擁抱著涼子,令涼子有一種滿足得如癡如醉的感覺。

「哦!好棒…」

這種充滿滿足意味的話自亞紀的口中說出,使得涼子心中又升起一種興奮的感覺。

第一次的疼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興奮感覺。

「涼子,你真是美極了。」亞紀深情吻著說:「涼子,我禁不住了…現在,可以嗎?」

涼子全身發軟,口中低吟著:「嗯…啊…」

亞紀將自己身體壓住涼子,他的棒子在涼子體內抽送著,上下抽動,速度越來越快,最後自體內射出一股熱熱的精液。

經過這次旅遊,他們二人越來越親密。

在暑前期間,他們時常到外面約會,在公園坐坐也覺得甜蜜,暑假結束後,亞紀天天都來找涼子,他們經常一起作愛。

涼子記得整個秋天的夜裏,涼子常到亞紀的住所約會,亞紀看著涼子,眼神有著異樣的神采,亞紀心中激起一股亢奮,抱著涼子往浴室走去。

二人赤身裸露,亞紀用唇愛撫涼子的全身,現在的涼子已有性經驗,她從來都不知道有這幺好,這幺美妙的滋味。

「啊,亞紀,你的棒子真硬挺。」

涼子握住亞紀的陰莖,用手指搓揉著他的龜頭,緩緩的撫摸著亞紀充血腫脹的棒子。

而後,涼子用嘴含著棒子,用舌尖舔著、吸吮著,涼子知道她的動作會使亞紀很舒服。

故意放開,停止動作,嘴巴對著他的棒子吹著熱熱的氣,熱得使亞紀全身發燙,臉泛紅。

亞紀哀求著說:「快作吧!舔舔我的寶貝,我好需要。」

涼子嬌笑著,握著亞紀的肉柱,慢慢的舔著、撫弄著,亞紀禁不起逗弄,他太渴望了,一時覺得滿足,發出陣陣的喘息聲。

涼子很頑皮的用手尖旋轉似的舔著陰莖,張口含著他的寶貝,此時亞紀的喘息聲越來越急促。

「亞紀,你爽不爽啊?」

說罷,涼子又整個含進嘴裏,涼子不斷用著她的舌頭逗弄著他的寶貝。

亞紀說:「你含一含我那二個睪丸。」

涼子摸一摸那二個皺皺的睪丸,從口中吐出唾液,用舌去逗弄著,涼子和亞紀在浴缸內互相挑逗。

涼子聽著亞紀的喘息聲,發現她含著睪丸使得亞紀很舒服,她看著他血脈贲張。

涼子望著他那挺立的棒子,龜頭滲出一些透明的汁液。

涼子說:「這樣子夠爽吧?」

亞紀在極度興奮下說不出話來,涼子口含著睪丸,一手摸著另一邊,一手搓揉著棒子。

涼子看著年輕的講師表情如此的忘我,涼子自己也覺得頭昏沉沉的,如癡如醉一般。

亞紀說:「我們換個姿勢,我也好想親親你的下體。」

涼子聽後,臉上泛紅,一句話刺激著她的感覺,身體抖動一下,亞紀的頭在涼子的下體。

二人互相舔著彼此的性器官,亞紀將涼子的二腳打開,呈大宇形,他的臉靠近她腿的內側,看著已湧出愛液的器官,覺得美極了。

他開始舔著她,手撫弄著她密密麻麻的陰毛,舌頭在陰唇上逗弄著,用舌尖上下來回的輕觸著。

亞紀用手把二片內膜剝開,看進去,如豆丸般的陰蒂,用手撥著那二片肉膜,用舌尖往內一直舔著。

涼子受到這種刺激,感覺從來沒有這般快感。而後,涼子發出陣陣呻吟聲,「嗯…哼…啊…」

涼子含著棒子,手逗弄著睪丸,涼子將臉埋入他那叢生的陰毛,繼續著吸吮著他的性器官,還不時發出滋、滋的聲音,使得亞紀血脈更加擴張著。

涼子含著棒子,感覺棒子在口中更加堅挺,涼子的陰部潮濕著,男人的臉上沾滿著女孩的愛液,那男人用嘴吸取著汁液。

這時候,整個屋裏充滿著男女體味,涼子受著亞紀的挑逗,體內的汁液如泉水般的湧出,他們有暈眩的感覺,麻麻酥酥的。

亞紀閉著眼,幻想著,使自己更興奮,而涼子不時發低吟聲:「嗯…」

亞紀開始說著:「你的下體濕潤,好美哦!知道嘛?我好愛、好愛你哦!」

亞紀發出陣陣滿足聲:「…」

很粗重的喘息聲,二人互相吸吮著性器官,發出滿足的響聲。

亞紀說:「我好爽哦!」

涼子說:「我也是,從沒有如此快感!」

亞紀的喘息聲:「哼…哦…」

涼子的嬌吟聲:「嗯…啊…」

二人似乎合奏著一首激情之曲。

涼子用舌尖在亞紀的棒子上旋轉著,她感覺出他的棒子上浮著筋脈,而且越來越硬。

亞紀覺得涼子的陰唇,如玫瑰花瓣的陰唇,陰唇裏流出了液汁,散發著甜美的香味。

亞紀用舌頭伸入密洞中,不斷用力吸吮著,好像發現了什幺,舌頭用力一頂,把涼子突起的小肉丘壓了下去,惹得涼子斷斷續續呻吟著:「哎…喲…哦…」

當他的舌頭再深入時,突然,涼子哀嚎起來:「哦!不要。」

亞紀說:「怎幺了,難道這樣子不舒服嗎?」

涼子說:「不要嘛,裏面好髒。」

于是,亞紀離開那部位,亞紀似乎又發現了一塊密地,現在,亞紀將注意力轉移到到口上,望著二片小花瓣,那美麗的、粉紅色的,圍繞著女人最深的性感帶。

亞紀說:「你的洞好美哦!」

用手指剝開那二片唇瓣,用舌頭輕舔著,然後,把舌頭用力一頂伸入涼子小洞中。

涼子受到這樣攻擊,禁不住亂叫著:「喔…嗚…」

涼子實在被搞得受不了了,哀求著亞紀說:「我的好亞紀,求你快進來吧。」

亞紀受不了嬌嬌的聲音,將涼子抱起,輕輕放在床上,亞紀用力張開涼子雙腿。

涼子受到猛然的動作,叫著:「好痛啊!你輕點嘛!」

亞紀說:「對不起,我的好涼子,我實在受不了你嬌嬌的聲音。」

亞紀爬在涼子身上,亞紀握著自己的棒子,在涼子陰戶及大腿間摩擦著,涼子呻吟著:「嗚…喔…求求你,我的好哥哥,我快受不了了。」

亞紀受到涼子的哀求很興奮。

「我要進去了。」

噗滋一聲,那根棒子進入了涼子的體內,涼子感受下體飽和,好充實的感覺哦!

隨著亞紀有規律的運動著,涼子拱起身子,迎合著亞紀,亞紀看她如此的配合,加快了他的動作。

涼子禁不起這樣激情,失聲的叫起來:「嗚…啊…」

亞紀覺得自己快要決堤了,于是噴出了一股熱熱的精液,涼子感受到亞紀的精液射入自己體內。

事後,亞紀和涼子一起沐浴,經過一番的天翻覆雨,激情由在,亞紀幫著涼子洗著她的身體,觸到涼子堅挺的乳房,于是,亞紀低著頭,往涼子的胸上移去。

亞紀用舌尖輕點著她的乳頭,涼子嬌呼一聲:「啊!」

隨後,涼子用力拉近亞紀的頭,使亞紀的臉緊貼著她的乳房,亞紀被這一拉,嘴唇含著整個乳頭,用力一咬。

涼子嘶叫著:「哎喲,好痛啊!」

亞紀覺得有一股快感,說:「涼子,你看,我的寶貝又想要了。」

涼子看著亞紀的棒子又挺立起來,不禁伸手摸了摸。

「啊,好硬挺哦!」

然後,涼子主動吻著亞紀,從亞紀的耳垂一直吻到了下腹部。

亞紀心中狂喜著說:「啊,不要停,繼續舔下去。」

涼子握住他的棒子,輕輕搓揉著,突然,亞紀一聲慘叫:「哎喲,你不要用力拉。」

涼子頑皮的說:「誰叫你剛才也是那幺用力咬人家的乳頭,這叫以牙還牙。」

亞紀痛得陰莖變小,說:「你看,寶貝不行了。」

涼子心裏春心蕩漾,好急的樣子。

亞紀說:「快親親小寶貝。」

涼子邊親邊搓著,慢慢地又勃起,看得涼子下體又陰濕一片。

顧不得地闆涼,于是二人躺在浴室中的地闆上,亞紀的手指有規律的繞著乳暈旋轉,另一只手探索她的腿內側,涼子緩緩張開大腿。

亞紀的手指插入她的洞口,用手指一出一入的逗弄著,此時,涼子下體的愛液已濕了亞紀整個手。

亞紀說:「涼子,你下面流出好多的愛液。」

涼子嬌喘著說:「人家在等你嘛!」

亞紀于是乎握著陽具,慢慢地、挑逗性的,磨擦她的大腿內側。

亞紀故意挑逗涼子,惹得涼子嬌嬌著說:「好癢哦!你快點上來嘛!」

亞紀覺得一股征服感,涼子受不了慾火,握著亞紀的陽具,往自己的洞內插入,亞紀看著涼子如此的猴急,覺得好亢奮。

亞紀用力一頂,迅速的進入涼子的體內,涼子這時慾望達成,覺得好滿足、好快活。

涼子拱起臀部,迎合著涼子,亞紀上下運動越來越快速,不時發出美妙的滋、滋響聲。

突然,涼子感到一道熟悉的熱液射入體內。

事畢,亞紀疲憊的趴在涼子身上,涼子愛憐著撫摸他的頭髮,說:「亞紀,你今天快樂嗎?」

亞紀說:「涼子,我很快樂,真的,你呢?」

涼子說:「我也是。」

二人迅速洗好澡,帶著疲憊的身心入睡。

數日後,亞紀調至T大當助教,學校派他到國外留學,此時的亞紀爲了前途不理涼子。

涼子決定抱著獨身主義,大姐雅子死後,留下稚齡叁歲的兒子,于是涼子撫養大姐的兒子。

沒想到,十幾年後的今天,由于生理需求涼子想結婚。

東京、大阪,新幹線,這是一條快速火車,一眼望去,四季如春,只見稻田在眼中。

這裏的海岸線很長,而且可見豐收的漁港、名盛古迹,全國少見的富裕景象。

叁田村家,在這裏是百年世家,而且從明治以來,使得更豐收。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叁田村家因受戰爭影響,家産一落千丈,但二十多年來,雖不能和以前相比較,但也進步了。

新幹線的發展,也帶動繁榮,發展很快,使得各種産業發展很大。

東京的地價很高而且高到太離譜,叁田村家這一家人收入很多,而且也是很富足的家庭。

叁田村家的男孩,都因爲戰爭而去世了,長女雅子的父親知道家産要交給兒子來管,可是叁田村家,很不幸,雅子的父親不久也病去世了。

留下幼小的孩兒,而雅子結婚以後,生了良根,在一次交通事故中,不幸身亡。

幼小的良根,也不知是何事。涼子把良根扶養成長,十年前的事情,因此而發了。

「叁田村君…」

在城迹公園附近的圖書館,良根走了出來,而遠方的佐子,跑了過來。

佐子一家人,今年四、五月由橫濱搬了過來,父親是一流商社的社長,目前和母親一起住在此地。

而父親公司是出産本地特産,以海鮮類的東西爲主,海産在此地,是特産也可以使得本地更繁榮。

佐子,頭髮長長的,身材均勻,而且運動才能也十分行,在高校時成績很好,可以說是一位十足的優秀人才。

佐子長髮披肩的跑了過來,良根也迎面而來。

學校在叁田村附近,而在校時二人都很熟,而且相識,因此是已經很熟的朋友。

「去喝茶如何?」佐子叫著。

「還穿製服。」良根說。

「荷花這地方如何?」

良根看著佐子微笑的情形。

「可以可以。」

良根很高興的挽著佐子,往城迹公園走去,而且信心十足的走著。

「荷花」這地方在城迹山腳下,大約五、六分鍾,二人相約的一直走著,進入「荷花」這一家店。

店員問著:「你要喝那種茶?烏龍,配上那種如菊花…」

選擇茶葉時,良根選了烏龍茶,而後找了位置坐下來,良根面對著佐子那楚楚可憐的眼,雙方眼睛互相注視。

良根和佐子一直聊天,店員也端來了一壺烏龍茶,佐子看著那遠方的高山,不時望著山外的景色,很美。

「良根,你今年是不是畢業了。」女主人微笑著說。

而這時由外進來了一位郵差,喊了一「叁田村涼子」,女主人微笑,拿了印鑒給郵差,領了信件。

女主人進來,問一問良根事情,而他記得媽媽告訴他有一位妹妹叫叁田村涼子。

而兩人互相擁抱叫了聲「姨母」,涼子也請了他們。

在這店裏是以民族藝術品爲主,而且店內擺設了很多東西,十分古典。

告別了「姨母」,他和佐子牽手踏著夕陽往市區走,夕陽染紅了大地,把夕陽看了又看,十分的美,十分飄涼。

而良根在路上一直想著,大都叔母梨香的那刻他那性教育的事情。

而現慾望也直線上升,牽著佐子的手,踏著小路往田野走去,到了佐子的家,踏進大門,一手把佐子抱住,橫過身體。

佐子叫著:「不要這樣。」

良根說:「沒有關係。」

「真的不要這樣,」佐子大聲的叫著。

而這時,良根的手已經伸入佐子裙下了,四處撫摸,害得佐子心中亂跳。

此時,佐子也接觸了良根的東西,把他勃起的東西四處亂捏,害得良根脹了很厲害。

「嗯!不要這樣,給別人看到不好。」佐子說。

「不會啦!」良根說。

在第一次接觸時,良根滿腦子都是梨香,以爲梨香是佐子。

佐子大力的接觸良根的東西,結果在一陣亂中而使其馬上洩了出來,害得良根很不好意思。

叁日以後,野銀打了電話過來,告訴良根,去出差的叔母,今天會回來。

繁榮的街道,打烊完的店,就回到叔母家中,目前良根和叔母住在一起,所以六點就回到叔母家中,而傭人也準備了飯菜。

「遲到了。」淳子由外叫著,本應該早一點到,奈何火車誤時。

一進門,涼子就把衣服脫了,而且全部都一絲不挂往浴室走。

而良根在看電視,看到這一幕,心中很開心,猶如看到梨香一樣。

那幻想的事情,又浮上腦中,想著那股沖動,好想,真的好想,想著那梨香的腰,想著梨香那私處,隱約隱約出來,太性感了,今晚我想冒險一次,把涼子幹下來。

涼子穿著那薄薄的睡衣,帶著那性感的身子,由浴室走出來,叁十叁歲的涼子,真的很美。

十七歲的良根,也是高校生的他自己沒有一點分寸,整天想著性問題。

看著涼子,想在心中,而涼子也詢問了良根事情,是否可以和他上床。

良根說:「不行。」

在涼子叁次的催促中,終于拗不過她,而獻身了,涼子壓著良根的臉,一陣亂吻。

猶如老年吃嫩草一樣,看著良根的臉,雙手撫摸著良根的小東西,一陣子的亂摸。

良根已把手伸入乳頭,在旁四處轉動。

「唉!啊…」涼子小聲叫著。

而良根也像吸奶般,把頭埋了進去,一陣狂吻,看著那涼子的身材,好美。

涼子也散發出一股酒的味道,使得良根更加醉了。

「嗯…嗯…」叫聲不斷…

而涼子的小山丘也開始熱了起來,一股香液的味,把良根折磨了半死,手也鼓舞起來,隨便亂摸,害得良根心中很癢、很想。

把涼子推倒在沙發上,脫去了衣服,也把內褲脫了,良根用舌尖舔了涼子的陰唇,慢慢的舔。

只見涼子叫著:「嗯…爽死人了!輕一點…」

而良根更加起勁的吻。

只見泉水般的淫水,一直流下,這時,涼子也把良根身體往後仰,擡了起來,用口去舔其小雞雞,一陣光陰…兩人已經玩了如火如荼。

「太美了、太美了!嗯…嗯…」

只見涼子叫的聲音更大了。

此時,良根也用其口,碰其陰蒂,雙手撥開其薄薄半月形的陰唇,只見紅紅薄薄的肉啊!

淫水不斷流出而良根更吸的起勁。

「啊…啊…好爽、好爽。」

想著和梨香第一次情形,彷彿又回到現在,真的很美,比梨香好。

看不出來叁十叁歲的人,真的看不出,功夫真好,比梨香還好。

這時,涼子也把良根的雞雞舔得更起勁,舔的更加用力。

害得良根有點受不了,直呼涼子的名宇。

「啊…你饒了我吧…啊真的受不了,好不好,你饒了我吧!」

這時良根站了起來,把涼子的腿一撥,插進去,慢慢的拉、推。

「啊…啊…」涼子叫著…

良根猛力的推,猶如泰山般的身材,涼子這時捉了良根的手,往胸部壓下。

良根慢慢摸、慢慢搓,一下、一下,也慢慢的推。

「啊…嗯…」

「你的好姊姊,你饒了我吧!」

過了一陣,涼子把身體側了一下,又開始動作,猶如八字型,相交不久可能良根用力過猛。

「啊…嗯…」聲音不斷。

而良根也叫著:「快…快…快出來了。」

一股熱潮,終于射了出來,而涼子也尖叫了更大聲,也很高興地癱了。

S線的火車,停在新幹線上,最後一班的火車是十一時叁十分。

火車站前的店面,人潮很多,燈火通明的站,一下子在午夜時,靜了下來,變得昏暗。

梨香也由車站下來,漫步在走道上,看著兩旁的商店慢慢的一家家關門。

走路上台階,看著良根家的燈仍亮著…推開了門,涼子看了梨香,詢問了一些事情,寒暄了兩下。

一人就坐在沙發上,拿著今日報紙看了看,這時良根走了出來,梨香問良根:「還沒睡。」

良根說:「還沒有。」

梨香說:「我等一下到你房間找你。」

良根說:「可以。」

于是良根走進了房間。

拖著疲憊的身子,往浴室裏走,看著鏡子中的身材,梨香感到很滿意。

而梨香,也十份有把握的今天要把良根打敗。

高興的沖水,把香皂塗滿了整個身體,手也上下撫摸,有一點自慰的感覺,心中想著良根,想到快死了。

水一直往身體上流,匆匆忙忙的洗了出來,穿好衣服。

一和良根交會,舌頭彼此在嘴裏交會互動,接著就是纏綿的長吻。

良根的手伸向梨香的乳房,梨香沒有反抗,而良根也大膽幹了起來。

良根的吻因太長,使梨香幾度中斷,但是良根再度把嘴放入梨香唇上時,兩人又繼續動作了。

良根將手放在梨香的鈕扣,企圖把睡衣打開,而梨香也沒有反抗。

于是良根的手已漸漸的伸向胸罩上,在睡衣後的良根感覺酥胸的溫暖。

梨香的手,緊握良根的手,少年的手伸向乳房時,意外不可思議的快感,心中也充滿快意。

于是手指滑向乳頭,這時梨香小聲呻吟道:「會痛。」

二人坐在床沿邊,良根用手撫摸著梨香,而梨香仍躺著,也緊閉著眼。

梨香的胸部很大,但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更大,良根用舌尖開始舔梨香的乳頭。

「啊…啊…」

聽到她那喘息聲,良根更加興奮,他的陰莖也完全勃起,就像快爆發了。

梨香:「不要。」

良根想要,如果這樣結束,實在可惜,但爲了自己的慾望,不得不加把勁。

「啊…不要嘛!啊!真的不要…」

梨香:「你愛我嗎?」

良根覺得梨香並非真的要停止,只是找個藉口,說說而已。

良根:「愛,我最愛叔母。」

梨香:「真的?」

腦中更加沖動。

良根更加使出力吸吮梨香的乳頭,而把她的乳頭吸成了尖挺的樣子,于是不停的吸。

「啊…啊…啊…受不了…」

在甜蜜的呻吟下,良根確定那是快樂的,于是唇用的更重,吸的更加把勁。

這時交會更加纏綿,而良根的雞雞也勃的更硬。

「哦…哦…」

這時梨香捉了良根的性器,而梨香也很快樂的樣子,梨香用口去舔它。

「啊…啊…」

良根聲音很大而梨香又怕涼子知道,于是打斷了,告訴良根小聲點,然後梨香用很技巧的將良根的性器插入進去,「哦、哦!」叫聲不斷。

「哦…」

有了上次經驗,良根幹勁十足,一下子就把梨香帶入高潮,只聞其聲:「喔…喔…十分舒服、十分愉快…」梨香叫著。

「抽啊…抽啊…」

良根慢慢的抽著,感覺十分有勁,雙手摸著乳頭,更感到十分有成就感,于是又加勁去幹。

此時,掠子在旁聽到聲音大聲叫:「良根,有事嗎?」

只聽到,良根說:「沒事,我練舉重,你不要進來好嗎?」

涼子聽了「沒事」,于是就走了。

而梨香和良根,又繼續了,只見梨香又一聲的叫著:「好爽…我的好哥哥,啊!好爽…」

這時良根也換了姿勢,把梨香屁股擡了起來,由後進入。

「慢慢啦!慢慢搓!搓的你死去活來…」

只見梨香的愛液,一直往下流,雙唇之間的愛液,似乎向流水般的流。

「嗯…嗯…」

良根有一股說不出的快樂,這或許就是所謂男歡女愛的樣子。

「啊…真爽!真爽!快出來了!快點…」

只見良根猛力來回搓。

梨香又要求改變一下方式,于是把良根壓在下面,而梨香在上面,猶如騎馬。

只見梨香,一上一下的動著。

不怕別人知道,聲音很大似乎好像到了忘我境界,好爽,而梨香那長髮更是向左右來回擺動。

梨香叫了好大聲,「嗯!嗯!快一點嘛!快出來…」

只見良根眼睛一閉,精液往梨香的地方射了出去,梨香也伏在良根身上,久久不能站立,好爽。

或許,在現實生活中,這種作愛情形都是一樣的,而且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