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太子吃宫女

精彩内容:

字數:5300
清晨,大趙國東宮內殿裏樂聲不斷,太子石邃的宴會正在進行,叁個東宮近臣應邀參加宴會。堂下八個舞女正在隨著樂曲翩翩起舞,這幾個女子都是去年從民間征來的美女,年齡都在18到22歲之間,面容嬌媚,光豔照人,身段優美。
領舞的姑娘叫雲娘,今年20歲,是幾個姑娘中最美的,身高適中,從小習武,因此身材勻稱、豐滿、健美,乳房高聳,腰肢細軟,臀部圓翹。八個姑娘都束著高髻,穿著紫邊、交衽、窄袖白短衫,白色長褲,光著腳。
今天她們表演的是蜀舞,節奏較緩慢,但動作幅度很大。姑娘們舞的正起勁,有時作出側搬腿動作,有時正面舉腿過頭,有時劈腿,下身裆部完全展現在觀看者的眼前,褲縫清晰可見。由于動作幅度大,臀部、裆部褲子線條被擠得十分優美好看,將太子及叁個東宮近臣看的直流口水。尤其是好色的太子,眼睛始終未離開姑娘們的下身褲裆處。
「這幾個小妞真美!真肥嫩!」太子暗贊。
姑娘們又作出了臀部坐地,曲腿、並腿、雙腳離地的一個動作,臀溝到會陰部露出一條柔和美妙的褲線,接著,翻身伏在地上,褲子深深陷入臀溝中,其中一個大臣終于忍不住喝彩道:「真是秀色可餐!」
太子心中一動,有了打算。
舞蹈結束,雲娘走到太子面前,跪了下來,「殿下還要奴婢們表演何舞?太子一雙色眼盯著雲娘打量了半天,」今日就演到這吧!「
「那奴婢們告退嗎?」
「不,你和其它叁個丫頭留在這裏侍侯孤及各位大人,其余退下。雲娘你陪孤,各位大人每人可選一個姑娘陪酒,賞諸位隨便玩。」
叁個近臣大聲歡呼,每人挑了一個中意的姑娘,迫不及待地開始動手動腳起來。余下四個姑娘都退下了。
雲娘心中雖然不願意,但主子命令無法違抗,「進宮以後,雖未曾給太子侍過寢,但聽人說太子挺變態的,不知今日要把我們怎幺樣?」雲娘心中暗道。
「還楞什幺,快過來!想抗命嗎?」太子呵斥道。
雲娘不得已走近太子,太子早已等得不耐煩,一把將雲娘扯倒在地。雲娘蜷腿坐在地上,太子盯著雲娘的裆部欣賞了好一會兒,將手伸到她的兩腿中間,隔著白褲子摳摸起來。
之後,命令她仰面曲腿躺著,雙膝並攏,穿褲子的美女,擺出這個姿式時,褲裆部的線條最容易勾起男人的性欲,只見裆部這時露出性感的線條,呈叁角形,底邊接近垂地,兩側各兩條縱向的不規則線條,分開雙腿,叁角形又變成了放射形,把她的兩腿時而分開,時而合攏,時而向上舉起,時而盡力窩起,又側臥著、趴著,裆部的線條形狀隨著不停變化,十分性感迷人。
太子忍不住趴在雲娘的兩腿中間,盡情地摳摸、親吻甚至撕咬雲娘的裆部和臀溝。接著又讓她趴著,將臀部的褲子塞入臀溝,擠出性感的線條,看、親、摸深陷的臀溝和圓鼓的裆部。
接著讓她撅起屁股,太子用手使勁抓著她的兩瓣屁股蛋,盡力往兩邊分開,又隔著褲子用手指往肛門裏插,感覺肛門很緊。將她翻過身後,又將腿擡起來,用手從褲腳口伸進去摸了個夠。
太子將雲娘的上衣脫下,摸、吻了她的乳房、小腹等其它性感部位後,才解開雲娘的褲帶,將她的褲子脫下,映入眼簾的是被濃密適中的陰毛包住的裂縫,陰阜又大又圓,高高隆起,大陰唇顔色略深,褐色的小陰唇長長的,厚厚的、緊緊合在一起。
用手翻開烏黑的陰毛,找出了緊縮的洞穴,分開陰毛,撥開兩片肥厚的大陰唇,裏面呈現著姑娘特有的氣息,鮮紅的蜜肉縮成一團,散發著濃郁的味道,太子伏下身去將頭探進雙腿間,將舌頭盡力往裏探,品嘗著鮮紅的陰蒂和洞口邊的嫩肉。
然後他一邊不斷吮吸、舔弄那兩片肥滑的陰唇,一邊輕輕撫弄那菊花一般淺褐色的肛門,接著又專門吮吸、舔弄、輕咬肛門。雲娘的掙紮開始漸漸的減弱,取而代之的是陣陣不安的騷動與不斷的粗喘聲。
太子脫下褲子,將陰莖放在雲娘的陰道口上並慢慢地插了進去,「嗯…」雲娘的雙腿突然一下繃得直直的,從鼻中發出了一陣痛苦的聲音,雲娘之前還是處女,處女膜破裂造成的痛苦使雲娘不禁呻吟了幾聲,但很快就被隨之而來的快感所代替。
太子抽插了幾十下後,拔出陰莖,猛地將雲娘翻過身,使其面部向下趴在地上,扒開雲娘肥大的屁股,將陰莖對准肛門,用力塞了進去。
「嗚……」雲娘從嗓子裏發出了一聲尖叫,並開始不斷地掙紮,太子按住了她,在肛門裏抽插了數十下後,長出一口氣,達到了高潮,將精液全部射入雲娘的體內。
太子將陰莖緩緩的退了出來,雲娘無力的躺在地上,眼中不斷地流出淚水,她的肛門裏緩緩地流出了一些紅白相間的液體。
那邊,叁個近臣也將各自懷中的女孩玩了個痛快。
雲娘和那叁個姑娘默默地用手巾擦拭幹淨被破身後的落紅和洞口邊的精液,穿好衣服,等待著退下的命令。
這時太子發話了:「今天各位大人恐未盡興,下面來點更刺激的。」
大家一齊將疑問的目光投向太子,太子今天又要玩什幺花樣?
「山珍海味大家都吃遍了,今天賞各位大人們從未品嘗過的美味!」
「什幺美味?」仨人一齊問道。
「哈哈,就是這幾個小妞的嫩肉!」
「啊!?」連在一旁的四個姑娘也不相信。
「來人!」太子喊道,「將這幾個丫頭就地宰掉!」
不一會,五六個東宮廚師來到堂上。
幾個姑娘開始並不相信她們會被殺吃,看到這情形才恐慌起來,「殿下饒命!別吃我們的肉!」幾個女孩跪下哀求起來。
「怪就怪你們長得太俊,還穿著褲子演動作那幺勾人的樂舞,你們這些宮女就是供我們主子玩和吃的!」太子淫笑道。
「快動手!」
幾個廚子在東宮其實幹這種事早已輕車熟路,太子酷愛吃女人的肉,上個月太子因爲被父皇訓斥,就找侍妾發泄,將那個小模樣俏生生的韓姬好頓折騰,當時韓姬穿著碎花圖樣短上衣和長褲,太子將她摳摸完後扒得一絲不挂,又是肏屄又是肏屁眼,肏完後命人把全身只穿著碎花長褲的韓姬領到廚房,命廚子將她宰殺。
廚子們先是把韓姬的下身好頓摳摸,然後才把她扒光,割掉腦袋,在小肚子上切開個小口,掏空下水,收拾幹淨,在肚子裏填進香料,整個人清蒸後,送到太子的臥室供太子享用,剩肉廚子們都撈著吃了幾口,那小嫩肉,真鮮啊!
「動作利索點!」太子催促道。
廚子們更不遲疑,按著四個女孩,刀頭呼嘯著落下,四個身體都猛然繃緊,然後放松。空氣中立刻彌漫著淡淡的血腥味。
四顆頭顱落在地上,沒有頭顱的身體在地上有的趴著,有的仰面躺著,呈現各種姿勢,發育得很好的胸部一起一伏,豐滿、結實的臀部隨著身體的抽搐而一拱一拱的,就像剛剛出水扔在地上的魚一樣!
雙腿一曲一伸,擠得兩腿間或屁股溝處的褲線誇張地發散,非常迷人,殘余的脖子比肩膀高出約一寸左右,上面的切口非常整齊,隨著每一下抽搐,還有少量的鮮血從切斷的頸動脈裏噴射出來。
大家一致驚歎小姑娘們的頑強生命力。幾個廚子拿著鋒利的開膛刀走了過去。
他們先將姑娘們屍身上的衣褲剝光,然後在姑娘們的陰部比劃了一下,果斷下刀,一下就從圓鼓鼓的陰阜上沿劃開到了胸骨。拉開姑娘們肚皮上的切口,接著開始摘除姑娘們花花綠綠的內髒,丟進一邊的鼎中。不一會,四個姑娘的體腔被掏空,陰毛被拔光,廚子們用水將四具胴體洗刷幹淨,翻開陰唇仔細洗淨,還用手指插進或撐開陰道和肛門用水沖洗。洗淨後的胴體被仰面擺放,雙腿彎曲分開,外陰、會陰、肛門對著堂上,最大程度地展現在太子和各臣僚眼前,一瓣瓣肥臀勾人心魄。
再看玉體軀幹,晶瑩白嫩,體腔內的脊椎骨都可隱約看見,切口處淡黃色的脂肪和紅色的鮮肉清晰可見。
幾個宮人將屠宰現場清洗幹淨後,太子命令:「把頭洗幹淨、化淡妝,裝盤端上來,把小便肉連著屁眼割下來裝盤端上來燒烤蘸調料吃,奶子、屁股、大腿肉剔下來煮著吃,其余部分交給下人們,怎幺吃都行,但不許浪費」。
廚子們開始切割四具胴體的肉,先將整個外陰、會陰、肛門連著部分臀溝肉的部分整體割下,每副淫肉裝在一個盤子裏,分別擺放到剛才玩過這些部位的主子目前的餐桌上。
盤子中那圓鼓的陰阜上光亮爽滑,沒有一根陰毛,只留下一些毛孔,由于沒有血色,顯得晶瑩、肥嫩。
陰阜側面的切面清晰顯現出薄薄的皮膚、淡黃色的脂肪和紅色的鮮肉叁個層次。
兩片褐色、由細小褶皺組成的陰唇誇張地向兩邊分開,中間豆子一樣大的陰蒂和粉紅色的陰道、尿道口、前庭完全暴露,與陰唇相連的會陰部、肛門松弛地拖在旁邊。
這些女孩子身體最隱秘、最高傲的部位,曾經被緊緊包裹在長褲中,伴隨著各種舞姿和動作,使褲子發散出令人神往的各種線條和曲線,充滿了活力和性感,現在它們已經和包裹它們的長褲一起,被男人盡情玩弄、淫虐,又被用利刃從女孩子身體上切割下來,靜靜地躺在盤子中,失去了任何神秘和羞澀,成爲曾經玩弄過它們的男人的下酒食料。
且說那邊,裝盤洗淨後化淡妝的四顆人頭也擺在大家面前,被傳看欣賞後,分別也擺放到剛才玩過她們的主子面前的餐桌上,宮人門又在每張桌上擺了一個小碳火爐,爐中碳火正旺。
大家一邊賞玩美女的頭,一邊用小刀切碎盤中女孩「那兒的肉」,然後用筷子夾到碳火上方的支架上,這些零碎的陰肉、肛肉立即發出滋滋的聲音,很快縮成一團,皮、肉色澤變深,黃色的脂肪則成了透明的顔色,人油快速地滴入碳火中,冒出一股青煙,誘人的香氣彌漫開來。
太子和諸臣迫不及待地用筷子夾起這些烤熟的女孩陰肉、肛肉,蘸著碗裏的調料,送入口中,姑娘下體鮮香、肥嫩的淫肉,入口後余香不絕,令人贊不絕口,一陣風卷殘雲,就將盤中美肉吃的一乾二淨。
想到這幾個健美的小姑娘上午還穿著白衣白褲表演迷人、性感的樂舞,接著又穿著白衣白褲被觀賞、摳摸、親吻甚至撕咬全身、特別是褲裆和臀溝,緊接著又脫得一絲不挂被觀賞、摳摸、親吻、撕咬玉體、尤其是外陰、會陰、肛門、臀部和臀溝,狂插陰道和肛門,而現在,她們最令人消魂、鮮嫩美味的所有部位的肉都已被吃掉,進了自己的肚子裏,太子和諸臣下身不禁又挺了起來。
且說堂上這邊在盡情享受美肉,堂下廚子們還在忙碌著。
由于每具胴體兩腿中間的所有淫肉都被割掉,胴體上的圓滾滾的大腿自然地歪向兩邊,原本結實的屁股蛋也松開向外咧開,兩側美肉翻開,細膩、黃白色嫩膚下薄薄的一層淡黃色的脂肪和鮮紅色的瘦肉顯示了女孩肉的新鮮、肥嫩和細膩,兩腿中間晶瑩潔白的恥骨高傲地翹著,可以想見原先附在上面的皮肉的性感迷人。
恥骨下面通紅的一個肉洞是外陰被割掉後殘余的一截陰道,殘缺的陰道下面又有一個深深的大洞,從洞口可以看見已被掏空的腹腔,這是肛門被剜掉後留下的洞眼,由于腹腔內的直腸已經被抽去,因此這個部位變成了一個透明的窟窿,這兩個洞曾給享受它們的人帶來多少快感啊!
廚子們邊欣賞這些殘缺、美妙的女孩胴體,邊用剔肉刀將小妞們的奶子、屁股蛋、大腿肉完整地剔下,扔入身邊的大鍋中,每個舞女的一副大肉放進一口鍋內。廚子們將水及作料加入四口大鍋內,將鍋擡到廚房烹煮。
四具胴體現在已經殘缺不全,胸前部分肋骨、下身玉石般的骨盆和大腿骨上被剔得僅剩下幾縷肉絲,完全暴露在人們眼前。這些殘軀都被擡下去交給了下人們,煎、炒、烹、炸、烤、蒸……被吃的一乾二淨,連骨頭都被剁成小塊做成肉湯被喝掉,鮮美的味道令人終生難忘。
太子和諸臣飽餐淫肉之後,仍是意猶未盡。
太子又命另選四個前幾天才玩過的美貌性感的宮女,只穿紅色上衣和黃色長褲來到各人身邊,這幾個宮女都被太子肏過,也不止一次看著太子吃女人肉,因此並沒有多少驚詫和恐懼,但各自每次一想到自己的屁股蛋子、小屁股、屁眼、奶子、大腿……可能隨時成爲太子的口中美味,都不禁感到傷感。
各人摟著美女,一邊摳摸她們的下身,一邊比劃著桌子上的美女人頭,大聊自己一天以來美妙的感受,議論著被宰殺的這幾個可憐的小姑娘。一種奇異而濃郁的肉香飄了過來,幾個漂亮的宮女戰戰兢兢地擡著四個大盤子送到每人桌上,每個盤子裏盛著一個剛才被宰殺的舞女的大塊的煮熟的肉。
按照命令,奶子、屁股蛋、大腿肉都保留原形狀,沒有被切成碎塊,以防認不出來影響食欲。
熱氣騰騰、肥瘦適中、香噴噴的大塊好肉在眼前,太子和諸臣又食欲大開,舉起刀、筷,快活地享受著這些難得的美肉,有的甚至直接抓起奶子或屁股蛋,甩開腮幫大嚼起來,稱贊不已。太子命人又取來一個桌子,與原有桌子合並爲一個大方桌,令懷中宮女在盛美肉的盤子旁蜷腿仰面躺在桌上。
現在,桌子上又是酒菜,又是美女人頭,又是大塊人肉,又是躺倒的宮女,已經擺得滿滿當當的了。
太子邊欣賞雲娘頭顱美麗的容顔,邊用刀、筷吃她的臀肉,還一邊把宮女扳成各種姿式,觀賞、摳摸宮女下體不斷變化的褲子線條,間或用口親、咬宮女裆部和臀部。
過了一會兒,又將桌上宮女的褲子褪下,裸露其下身,繼續摳摸、吃肉,有時先將肉塊塞進宮女的陰道中,再取出粘著淫液的肉送進口中品嘗。
忽然,太子拿起切肉刀,將刀背猛地往那宮女陰部兩片肉唇之間勒了一下,嚇得那宮女打了一個冷戰,頓時花容失色,以爲今天她的屁股蛋子、肥屄、屁眼就會被太子送入口腹中,全身不住地發抖。
太子今天其實並不想吃這個宮女,只是嚇唬她一下取樂而已,哈哈笑了兩聲,放下小刀,用手抱起雲娘殘缺的屁股蛋子大啃大嚼。
且不說這邊太子風流快活,那邊其余叁人也是變著花樣,邊玩弄宮女,邊吃與她們同樣性別的女孩的肉,直吃得滿嘴流油。整個晚上幾個人都是在滿足和飽嗝聲中度過的。
令諸臣更加高興的是:散席前,太子說,去年遊邺城各寺院時,看好了四個頗有姿色的年青尼姑,已經命人送進東宮中,令她們繼續吃素念佛,但不許剃發,待下個月頭發足夠長後,給她們穿上好看的衣服褲子,准備再請各位來爲她們破淫戒,然後將她們宰了,把美肉剔下來,和牛羊肉放在一塊煮熟吃,需要邊吃邊辨別是何種肉味。
太子就是想法絕妙!諸臣歡呼鵲躍,盼著這一天早日到來。
太子果然沒有失信,一個月後,諸臣如約赴宴,和太子一起,把那四個頗有姿色、穿著青色衣褲的年青尼姑盡情玩弄後,洗剝宰割,和牛羊肉烹煮而食。